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任郢 >

南平路招标

归档日期:06-28       文本归类:任郢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下载家在深圳APP

  系统匿名用户

  注册时间: -

  注册时间:-

  ☆系统动静☆

  注册时间: -

  注册时间:-

  2003-12-17 11:47:37

  论坛 申请域名 更改暗码 一个偶尔的机遇,我从几位到安徽阜阳做社会查询拜访的大学生那里看到了一份本地农人自 己草拟的《农人维权协会章程》。 章程上写着:该维权协会以“以理性维权、科学致富、文化发蒙”为勾当内容,为农人 好处向社会呼吁,倡导农人通过理性合法的体例维护本身权益;照实反映农村问题、农人问 题、农业问题的现实情况,为当局在农村的工作献言献策。 据大学生们说,该协会已在民间勾当了两年不足,正逐步成为本地农人好处的代言人和 农人权力的维护者。我决定去那里看看。 “我告诉你,你再要往上告,我此刻就能够把你抓起来” 沿着泥泞的机耕路走进阜阳三合镇南塘村时,村委会大门上的一幅春联映入眼皮:反贫 困反愚蠢,万众二心反败北;求科学求民主,亿万群众求康泰。由附近几个村子村民构成的 文艺宣传队正在那里表演。一间大房子里坐满了从四面八方赶来的村民,节目内容是自编 的,既有快板、评书,也有小品、歌舞,说的是农村税收政策,唱的是村民自治律例。 组织这支文艺宣传队的是一群自觉组织起来的农人维权代表。 29岁的杨云标是他们中的焦点人物,成立农人维权协会的事最先就是由他提出来的。 杨云标说:“刚起头时,我们维权都是以个别为主,本人写控诉信,然后跑到相关部分 反映问题,也有的人进行暴力匹敌。可是,个别维权者往往面临的是一个强大的势力阶级, 或者是强大的家族势力,在这些人面前,个别抗争的成果常常是蒙受到更大的权力侵害,有 时以至是没顶之灾。”“就拿我本人来说吧,由于上访,两次被抓,挨过打,罚过跪,女朋 友吓得逃回了老家。我们这些维权骨干,过去由于维权几乎无一破例的都遭到过冲击报仇, 有的人以至被整得败尽家业。” 1998年,杨云标从西安政法学院大专班结业,为了潜心复习加入全国律师测验,他回到 了阔别3年的家。 他说:“没想到回家后,几乎每天晚上都有村民偷偷来找我,他们告诉我,村干部贪污 败北,找各种托言罚款、收提留,每年都要收走几十万元,可这些钱用在了哪里村民不知 道。对交不出钱的,村干部不是带人到村民家牵牛弄粮,就是逼村民去借高利贷,要不就得 被关起来挨打。他们问我说‘你是学法令的,你说该怎样办?’” 一天晚上,来了一位叫唐殿林的村民,他的讲述让杨云标通宵难眠。 农人承担卡上明明划定人均收提留140元,可是村里不单收了160元,还加上了名目繁多 的各种摊派,每个农人一年现实要上交300多元。有的村民被搜索得连买盐的钱都没有,孩 子因交不起膏火停学。村干部却说村里欠了18万元的债权,强行要村民按每人每年73元还 债。唐殿林带头起来否决,村里每年仅各类罚款就收走了几十万元,这些钱到哪里去了?村 里的债权是从哪里来的? 在村民的抵制下,这年,村里摊派的73元债权大师都没交。可到第二年村里摊派的债权 又涨到了108元。村干部挨家挨户强行要村民交钱。一位妇女说;“我连吃盐的钱都没有, 拿什么交啊……”话还没说完,几个村干部便冲上来抓住她的手,强迫她在一张欠款单上按 下手印,然后拿着留有她手印的欠款单天天上门要钱。 村民们忍无可忍,强烈要求对村里的账务进行清查,并推举唐殿林等几报酬清账代表。 起头,村干部死活分歧意清账,唐殿林等人一次次反映到镇里,最初,镇里勉强同意清账。 一清,问题出来了,不单账目紊乱,白条多,吃喝账多,并且多项收入没有入账,仅1997年 至1998年,村支书等几名村干部就贪污了4万多元,并且还有3万多元超生罚款不翼而飞,至 于那些数额不小的白条就更是一笔糊涂账。 见查出了问题,镇里严重了,镇带领找清账小组组长唐殿林谈话,一是不克不及将清账环境 往外说;二是要他代表清账小组签字,证明账没问题。唐殿林拒绝了,明明有问题,为什么 要我睁眼说瞎话? 第二天,一辆汽车开进村里,上面坐着镇计生办和派出所的人,他们要抓唐殿林的爱 人,罪名是超生。超生是几年前的事,并且罚款也交了,怎样此刻又来抓人!村民闻讯纷纷 赶来,他们紧紧围住车子不让他们将人带走。车子只好调头走了,却将住在别的一个村子的 唐殿林的岳父给抓走了。镇干部派人给唐殿林捎话:“只需签字证明村里的账没问题,我们 顿时放人。”唐殿林仍拒不签字。 唐的岳父不断被关在一间小屋里,吃喝拉睡都在里面。23天过去了,白叟终究病倒了。 唐的亲戚见状,瞒着唐殿林买了烟酒去镇上疏通,也许是怕人死在镇里欠好交接,镇干部答 应交5000元罚款就放人。 唐殿林东借西凑交了5000元,白叟才放出来。可是从那当前,唐殿林家无宁日,村干部 经常冲抵家里骂他、要挟他。唐的爱人一气之下撇下他和孩子外出打工去了。 维护合法权益的人受毒害,贪污、挥霍村民血汗钱的村干部却逍遥法外。杨云标将乡亲 们反映的问题拾掇成材料别离寄到市、区相关部分。 一天晚上,一名镇干部带人一脚踹开了杨云标家的门,指着他说:“你不是写信告吗, 我们此刻要查询拜访这件工作,你跟我们走一趟,有话要问你。”杨云标说:“你们要抓我,得 出示公安部分的证件,不然,你们没有权力带我走。”来人目瞪口呆,只好走了。 第二天深夜,一辆吉普车又开进村里,此次来了七八小我,有镇干部还有派出所的人, 要抓杨云标的女伴侣,说她没办暂住证。杨云标说:“她是来投亲的,又不是长住,为什么 要办暂住证,你要抓她,拿文件出来。” 就在两边僵持不下时,一些村民闻讯纷纷赶来,公愤之下,吉普车只好开走了。 杨云标认为这是冲击报仇。“第二天一大早,我坐车赶到阜阳市,我找到区信访办,向 他们反映南塘村的问题和本人蒙受冲击报仇的事。对方端着茶杯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一副 极不耐烦的样子,我还没说完他就要赶我走。我说,若是区里不处理南塘村的问题,我们将 越级上访。对方一听,登时恼羞成怒,要挟我说:‘我告诉你,你再要往上告,我此刻就可 以把你抓起来。’” 杨云标和唐殿林对依托本地当局处理问题得到了决心。他们决定到北京上访,他们不断 深信地方的政策是好的,是庇护农人、维护农人好处的,好政策是让一些下层干部施行坏 了,是歪嘴僧人念歪了经。 1999年3月初,揣着盖有300多个血红手印的联名上访信,杨云标和唐殿林踏上了去北京 上访的路。唐殿林将家里养的一头猪卖了做川资。 此次上访的成果是,镇里承诺进行第二次清账。此次查出的问题更大了,村干部1998年 至1999年贪污村民卖粮款两万多元,7万多元集资款没入账不翼而飞……共查出贪污、违纪 金额40多万元。 杨云标说:“我们将查账成果报到镇里,镇里不断拖着不处置。我家的门上被人贴上了 ‘再起诉,小心你的脑袋’的打单信。” 在问题迟迟得不四处理的环境下,2000年4月,南塘村村民自觉集资1000元,委托杨云 标再次去北京向相关部分反映环境。一位穷得连盐都吃不上的村民找人借了两元钱执意要杨 云标收下,她说:“你必然要将我们这里的环境照实告诉地方带领,我们曾经被逼得没活路 了。” 可就在阜阳火车站,杨云标遭不法拘禁,上访材料也被搜走了。 几天后,刚放出来的杨云标悄然绕道亳州,他将上访材料别离投送到中纪委等相关部 门。 “小我维权不单成本高,风险大,并且效益低” 2000年10月,安徽省委督察室派出督察组,会同市、区相关部分构成结合查询拜访组来到南 塘村。 谈起查询拜访组进村的那天,杨云标仍很冲动:“督察组担任人来到我家,紧紧握着我的手 说:‘我们对你的行为暗示必定’。其时,我有一种想哭的感受……” 后来杨云标晓得,查询拜访组来村里是由于安徽省一位副省长看到了他的上访材料,并顿时 作出了批示。 查询拜访组挨家挨户与农人座谈,并清查了村里的账目,最初得出结论,杨云标等村民反映 的问题根基失实。最初,村支部、村委会干部被集体罢免,3名村干部被解雇党籍,三合镇 党委书记、镇长等人别离遭到党内或行政处分。 这件事在本地惹起惊动,四邻八乡的村民纷纷驰驱相告。杨云标说:“那段时间,几乎 每天都有人来找我,有邻村的,还有外县的,反映的都是乱收费乱抓人村账目紊乱干部贪污 败北这类的事,有的人走到门口就跪下了。我从早到晚听环境,然后查询拜访,帮他们写材料。 这时我才认识到,南塘村的问题并不是个体现象。” 阜南县柴集镇张寨村村民告诉杨云标,2000年以前,农业提留之外的各类摊派都是村干 部说了算,说要几多就要几多,一年下来,每个村民现实上交达到三四百元。对交不出钱的 农户,不是充公他们的出产材料和糊口材料,就长短法拘禁,逼着他们给村干部打欠条,然 后逼他们借高利贷还债。村民张恒钦、张学生、张金喜将这些问题反映到相关部分,问题不 但没获得处理,张恒钦遭村长殴打;张金喜两次被抓;张学生被戴上枷锁不法拘禁,一天一 夜不给吃喝。 颖州区三合镇孙庄村张勇等十几位村民拿着有全村村民签名按手印的举报材料来找杨云 标,反映:孙庄村财政紊乱,村干部造假账、做假账、乱收费、乱罚款、乱摊派,村民常振 礼因交不出提留与村支书顶嘴了几句,村支书便怀恨在心,诬陷他偷了工具,让派出所将他 抓起来,用胶布封住眼和嘴往死里打。因农业承担过重不胜忍耐,孙庄村已有几十户村民被 迫背井离乡,所承包的地盘大片荒芜。张勇、宁克生、王思林等人到相关部分上访反映问 题,该村书记传闻后花钱雇用黑帮地痞收拾他们,王思林被混混拉到书记家里进行毒打;宁 克生被混混追上门来警告要挟;张勇差点被村支书的儿子带来的几个混混地痞拿刀劈死。 程集镇三坡村的村民告诉杨云标,村民清账小组在清理1994年至1998年账目后发觉,9 名村干部4年中贪污、调用及不合理开支达到115万多元,以致村里债权高达140万元。可是 账查出来后却不断得不四处理,村民联名上访了4年,至今仍无成果。为阻遏村民继续上 访,有人堵截了三坡村通往外面的所有德律风,并通知镇上所有的复印打字店,不准给三坡村 村民打印材料。 阜阳市从1999年就起头实行村民自治,可是在有些村,村委会选举仍黑箱操作,捉弄百 姓。 一天,杨云标家里来了几位农人,他们都是三合镇任郢村的村民,谈起现任村委会主任 刘某,一个个卑躬屈膝。村委会换届时,刘某为了能被选村委会主任,雇报酬本人拉票,选 举时,不设奥秘投票箱,而是将村民集中在一路,刘某雇用的人公开在人群中为其拉选票。 村民选举的选举委员会形同虚设。最初,刘某如愿以偿当上了村委会主任。刘上任不久,上 面给村里拨了一笔农业开辟款,刘某将这笔开辟款暗里“放置”给了本人和本人亲戚以及一 些村干部。有村民偶尔从镇里看到了这份“分派”名单,然后将此事反映到镇里,工作才败 露。村民们对杨云标说:“若是继续让如许的人在村里当道,老苍生哪里还有活路!可是我 们一次次向上面反映刘某的问题,上面不断不处置。” 杨云标说在那段日子,他的心每天都繁重如铅,他说:“当权力被侵害时,面临势力, 有的人选择了遁藏,守候着人道的底线;有的人选择了逆来顺受,成了任人分割的羔羊;也 有的人选择了抵挡,但却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价格。从我本人和四周一些人的履历看,小我维 权不单成本高,风险大,并且效益低,这两头一个很主要的缘由就是,作为中国最大弱势群 体的农人没有一个真正能代表本人好处的组织,这必定了农人的权益不断被社会遍及冷视 着。而在这种长久的冷视中,农人的权力认识被阉割了,农人对自我权力的诉求被轻忽了, 生齿最多的农人被集体边缘化了。” “集体维权的力量是强大的,一个群体的诉求是很难被不放在眼里被忽略的” 就在杨云标起头作上述思虑时,赵王村的一群农人正在为庇护本人的权益集体抗争着。 他们中的领头人叫王秀华。王秀华当过多年村妇女主任,热心快肠,为人耿直,1990年 外出打工,1998年返乡。 我去南塘村的那全国战书,王秀华正忙前忙后地组织文艺表演,她是宣传队挑大梁的主 角。表演竣事时天曾经黑下来,我和王秀华一路来到杨云标家,在暗淡的灯光下,她跟我谈 起回籍后的履历:“我回来的那天,刚好是赶集的日子,在镇上碰到本村一位村民,他见了 我一下就跪下了说‘秀华啊,你回来领着大伙儿干吧,这日子让那些王八蛋们爱惜得没法子 过了,老苍生连吃盐的钱都没有啊。’回家后,几乎每天都有村民来跟我说村里的事,村干 部向村民强行摊派劣质土豆、大蒜种子,市场上的优良土豆一斤才卖2角多,村里摊派给农 民的劣质土豆每斤收了9角钱;村里既未建学校也未办企业,村干部却开会颁布发表村里欠了18 多万元外债,要求村民每人每年还40元……”“我们又一次次上访,镇里终究承诺清账,可 是最初却颁布发表账上没问题。我们说,若是没问题,村里的债权是哪来的?我们要求本人清 账,村民保举我和其他6人构成清账小组。为了阻遏我们清账,村干部处处设卡,我们便挨 家挨户查询拜访走访,对账上的单据逐个进行查对。龚庄天然村多年来都是按64人收提留,可村 里只按60人上交提留,每年有4小我的提留落进了村干部的腰包;上面给村里拨的布施款, 按账上显示分给了糊口坚苦的村民,可是一查询拜访,签名是假充的,村民底子就没拿过一分 钱……经初步查证,仅1998年至2000年,村里未入账款与不合理开支达到24万多元。” 送走了王秀华,杨云标说:“赵王村的问题之所以查得比力完全,一是几乎全体村民都 参与此中,二是有一批像王秀华、谭子侠那样的维权骨干。这申明,农人的力量不在于农人 人数的多寡,而在于农人组织的程度。个别维权的力量是微弱的,集体维权的力量是强大 的,一个群体的诉求是很难被不放在眼里被忽略的。 2001年3月7日,一大早,20多名来自颖州、阜南2个区、县,三合、柴集、程集3个乡 镇,6个行政村的维权骨干陆连续续来到了杨云标家,会商筹建农人维权协会的事,颠末几 天的频频会商,他们草拟、通过了协会章程。章程总则第一条划定:农协以协助社区农人进 步、维护农人合理权益为勾当主旨,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法令为具体行为根据,以合适 人类社会成长客观纪律的先辈文化为理论思惟指点,为扶植现代化民主、法治国度而不懈努 力。并提出了“理性维权、文化发蒙、科学致富”三大勾当内容。 “此刻每时每刻都感应背后有一双双眼睛在盯着我们” 杨云标拿着成立农人维权协会的演讲找市相关部分申请注册,对方看了演讲后为难地 说:“这事好是好,可是全国没有先例,不克不及给你们注册。” 杨云标后来又去了几回,对方仍是如许回答他。 农人维权协会虽然没有申请到正式“身份证”,可是这个群体却不容轻忽地具有着,并 悄然地在改变着什么。 在南塘村采访的那天晚上,一位来自阜南县的老太太步行几十里路来找杨云标,向他反 映本人被村干部毒打的事。 我问她是怎样晓得杨云标的,她说:“我们那里的人都晓得他,我被村干部打了后,他 们就让我来找他,说维权协会会帮我措辞。” 杨云标告诉我,此刻,加入维权的行政村已达11个,在这些行政村,村村都有维权代 表,那些想侵害村民权力的人,那些想在民主选举、村民自治中搞鬼的人,再不敢明火执仗 地胡来了。 他又说起了赵王村:“1999年,赵王村第一次民主选举村委会干部。说是海选,可是最 后发布的选举成果却让村民们百思不解,由于选上来的全都是本来的村干部。更让他们大惑 疑惑的是,某天然村收上来的选票竟然比全村现实生齿多出了几十张,且不少选票笔迹相 同。更让他们啼笑皆非的是,有个农户家里发了5张选票,家人都外出打工去了,只要一位 胸无点墨的老太太在家。来人端着票箱问:‘你选谁呀?’老太太说:‘我选。’来 人说:‘好,我来帮你填。’可是填上去的名字倒是原村委会主任的名字。” 2002年,赵王村村委会干部进行换届选举。选举前,原村委会干部勾当屡次,一到夜晚 村里就一片狗吠声。为了防止他们在选举中再次搞鬼,王秀华等人筹议,选出村民代表,对 选举过程进行全程跟踪监视。 投票那天,几位村民代表护着票箱,拿票箱的人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半途,拿票 箱的人说要上茅厕,村民代表尾随进去后发觉,茅厕里早就藏着他们的人,正预备将写好的 选票塞进票箱。在村民代表的峻厉呵斥和阻遏下,阴谋未能得逞。每到一户,村民代表都要 对一张张选票进行核实,使故弄玄虚者没有可乘之机。 这是一次真正代表民意的选举。选举成果,原村委会干部全数“下岗”,几位有公理 感、有能力、有威信的村民被选为村委会干部。在这之后进行的村党支部改选中,维权代表 王思林被推举为村党支部书记。一股村民真合理家作主的民主空气终究起头吹进赵王村。 孙庄村维权代表张勇也跟我讲起了一件事:“2002年岁首年月,三合镇以疏通河流为名,按 每人20元的尺度,向村民收取以资代庖费共计70万元。工程完成后,节余近30万元。可是这 笔节余的钱并没有退还给村民,镇里新添了一辆小轿车,给各村村干部发了一笔奖金。“这 件事被我们晓得了,于是,我们这些维权代表联名写信向市里反映,要求将工程余款退还村 民。市里顿时派来了查询拜访组。成果,镇党委书记被党内记过处分后调离,那辆小轿车也由于 ‘上面攻讦了没人敢坐’。” 中小学乱收费,不断是村民反映强烈的问题。有的学校划定学生文具必需由学校代买, 在商铺卖5分钱一支的铅笔,由学校代买变成了2角钱一支;商铺卖1角5分钱一本的操练本, 经学校代买变成了5角钱一本。还有什么校服费、安全费、班费,学生每学期向学校交的各 种费用,比物价局审定的收费尺度超出跨越一倍多。繁重的教育承担,使一些儿童不得不断学回 家。 杨云标和几位维权代表多次向市、区两级物价局和教委反映学校乱收费问题。他们的反 映获得了注重,相关部分派来了查询拜访组,查询拜访成果证明,该镇中小学乱收费现象严峻,某中 学仅2002年乱收费就达到10万余元。成果,该校校长被调离,多收的钱如数退给了学生。现 在,全镇中小学都做到大白收费。 杨云标告诉我,因为维权群体的具有,此刻,贪赃枉法的事少了,随便抓人、拘留收禁人的 事少了,乱罚款乱摊派的事也少了。因为维权群体的具有,一些人再不敢明火执仗地将民主 选举、村民自治玩弄股掌之中。我在三合镇采访时,一位镇干部也坦率地告诉我:“此刻时 时辰刻都感应背后有一双双眼睛在盯着我们。” 2000年,安徽阜阳作为全国农业税费鼎新试点地域率先打消“三提五统”,实行一税 制,修桥铺路疏通河流等公益性的事,按“一事一议”征收,以每人15元为最高限。如许, 一些干部不克不及在税费上做四肢举动了,便在“一事一议”款上做文章,不经与村民筹议就间接征 收。各村维权代表向村民宣传国度农业政策律例,带动村民拒毫不合理的“一事一议”款的 征收。2003年,几乎所有参与维权的村子都拒绝了未经村民议事的“一事一议”款,涉及的 行政村多达十几个。 “本来我们是哭着维权,此刻我们是笑着维权” 与杨云标在一路的几天里,一言一行中,我都能感遭到他的理性。在他家里,我看到了 那份几易其稿的《农人维权协会章程》,杨云标说:“维权群体自降生之日起,就将拒绝暴 力、进修法令、理性维权作为本人的主旨,我们一方面组织农人进修地方政策和国度法令, 发蒙和提高农人的权力认识。一方面,积极进行清理账目、从头合计地亩、督促改良收税方 式等各类维权工作。我们的影响越来越大,参与的农人也越来越多,那些遭到不公道待遇的 农人,那些权力遭到侵害的农人将我们这里看成“娘家”,纷纷前来寻求协助。” 同时杨云标也坦言,虽然他们不断想在农人与当局之间架起一座桥梁,搭建一个平等对 话的平台,但仍然面对着阻力,一些问题的处理也不尽如人意。 分开阜阳的前一天,我在三合镇见到了本年4月份新上任的镇党委书记杨杰。谈起由三 合镇农人发端,现在已扩展到2个区、县,4个乡镇,50多个天然村的维权群体,现年36岁的 杨杰显得很隆重。他说此刻还很难对这个群体做出评价,他还要看一看。但他也坦言,本地 干群关系由本来的锋利对立已在向不竭融合的标的目的成长,镇干部和村干部也比过去自律了, 强拿强要的事此刻很少发生。当我问农人维权组织可否成为当局与农人沟通的桥梁,可否成 为当局与农人平等对话的平台时,杨杰没有作反面回覆,他频频强调说,群众该当相信政 府,该当与当局间接对话,由于最初处理问题还要靠当局。《中国鼎新》杂志社支农调研项 目担任人刘老石近年来曾多次到安徽农村调研,他说:“在农村实行村民自治后,下层当局 若何与农人进行理性而有序的对话与交换;当局在与农人的博弈中若何学会尊重农人的意志 和权力。这都是面对的新课题。” 他认为,将来一段时间将是农村各类民间组织敏捷成长期间,而各级下层当局若是没有 足够的思惟预备,将会惊惶失措。当局必必要学会若何与农人集体、群体进行对话和合作, 这将成为农村将来最大的政治。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也将会决定中国农村以至中国将来的政 治走向。 他继而阐发说:“在今天,出格是税费鼎新后,中国农村的民间组织不必然就是为了冲 突而很是可能就是为了合作而发生和具有的,中国村落的各项工作如经济扶植、文化扶植和 社会公益事业的扶植都急需农人的无效参与,若是指导得法,它会成为当局与农人交换对话 的平台,成为平等合作的桥梁,成为一支主要的扶植力量,这种力量对于今天的村落扶植是 至关主要的,由于,没有泛博农人的参与,农村各项事业的成长都将成为空线月,在中国社科院农村研究所、中国农村成长推进会和香港亚洲交换核心组织 的“中国村落扶植论坛”上,杨云标作为独一的农人代表上台讲话。 杨云标说会上一位香港学者的讲话让他遭到极大的震动,那位学者说:“一个社区的人 糊口得好欠好,不看衡宇,不看穿戴,一看人的面目面貌就晓得———是不是浅笑的!” 杨云标告诉我,他正在动手做一个“推进社区公民参与社会成长”的项目。他说:税费 鼎新、机构鼎新当前农村发生了很多变化,农人承担有所减轻,村落干部作风有所改变。今 后,我们在维权的同时,将努力村落经济扶植和文化扶植,并在这个根本上勤奋筹建农业合 作社。” 在他们的勤奋下,三合镇已成立起了村落文艺队、老年人协会。在他们的勤奋下,华东 师大的大学生们来到村小学,为孩子们开了英语课和文化导读课。在他们的勤奋下,天津科 技大学向这里的贫苦失学儿童伸出了支援的手。 谈起这几年的风风雨雨,杨云标说:“本来我们是哭着维权,此刻我们是笑着维权,这 股民间力量的价值不单指向今天,而更主要的是指向将来。” (文/吴苾雯,摘自中国青年报) 【 我有话说 】 上一页|下一页

  注册时间: -

  注册时间:-

  2003-12-17 12:06:15

  援用《我为“御用文人”辩护》中的两段: 丰泽湖小区本是一个山青水秀的处所,已建成的丰泽湖小区一期工程占地13万平方米, 拟 安设1000余置业者,以每户平均4人计,逾4000人或拟在此安度晚年(参与维权步履者颇多 鹤发苍苍的老者)或拟在此暂憩身心以预备随时投身到特区二次创业的大水中(置业丰泽湖 小区的多为白领),为此,他们或花费了终身的积储,或破费了多年的心血!11月9日,他 们被奉告,原拟扶植的二期工程停建,由当局在二期用地上扶植一条专供货柜车通行的8车 道高架桥!也就是说,逾4000人将挥别诗意栖居的胡想,整天与噪声及废气为伴!原拟与二 期工程一并扶植由一二期业主配合享用的配套工程均化为泡影!弹指之间,按揭的业主怀孕 负负资产之虞! 丰泽湖事务的素质是什么?也就是说浩繁业主为何如神兵天降一般齐聚于省府门前?是“小 我”与“大我”的关系没理顺?非也! 请大师留意以下几点: ——丰泽湖山庄一二期工程总体规划早经规划河山局审批过; —— 2003年9月16日,成长商缴清二期用地地价款; —— 9月18日,规划河山局与成长商签定了《地盘利用权让渡合同》; —— 10月17日,规划河山局颁布了《地盘利用规划许可证》。 —— 11月9日,泛博业主被奉告当局拟收回二期用地并打算将早在规划中的南坪快速横穿二 期!11月10日,规划河山局的官员对丰湖业主代表称该方案已由高层确定! 也就是说,10月17日还合法的规划,11月9号就不合法了,而按照<<深圳市城市规划条例 >>的划定,制定与点窜城市规划的法式不异!仓皇之间,南坪快速规划底子不成能按法定 法式点窜! 就算当局能在方案既定的前提下完美法式,毕竞,点窜规划的现实权力完全归于当局,但如 此一来,朝令夕改的当局此后有何面貌在公家面前奢谈诚信呢? 是故,稍微有点判断力的人都晓得,激发丰湖业主不计价格维权的间接缘由就是:法令与诚 信被权力阶级踩踏! ======================================== 王海概念—丰泽湖的问题是我国地盘利用权庇护的一个缩影 (2003-12-14 23:42:39) 丰泽湖的问题大致能够勾勒如下: 1。KFS获得地盘的利用权拿到地盘利用权证,并申报安妥扶植规划; 2。KFS将所建成的部门建筑物和地盘利用权一并让渡给泛博小业主; 3。规划部分又以公家好处需要为来由,未经法定通知布告、弥补法式,征用了利用权曾经属于 KFS和泛博小业主的地盘建筑道路。 家喻户晓,我国对于公民的地盘利用权庇护具有严峻瑕疵,按照我国《宪法》划定“国度为 了公共好处的需要,能够按照法令划定对地盘实行征用。”可是我国的法令对于什么是公共 好处没有明白界定。 第五十八条 有下列景象之一的,由相关人民当局地盘行政主管部分报经原核准用地的人民 当局或者有核准权的人民当局核准,能够收回国有地盘利用权: (一)为公共好处需要利用地盘的; (二)为实施城市规划进行旧城区改建,需要调整利用地盘的; (三)地盘出让等有偿利用合同商定的利用刻日届满,地盘利用者未申请续期或者申请续期未 获核准的; (四)因单元撤销、迁徙等缘由,遏制利用原划拨的国有地盘的; (五)公路、铁路、机场、矿场等经核准报废的。 按照前款第(一)项、第(二)项的划定收回国有地盘利用权的,对地盘利用权人该当赐与恰当 弥补。 同时我国的拆迁条例还划定当局能够在当事人拒绝拆迁的环境下。即便当事人告状 当局仍然有权先拆了再说。 所以对于丰泽湖来说,这是很严峻的工作。若是倒霉当局再筹算修条岔道,把你们的房子拆 了也就拆了。 要解除丰泽湖的危机,生怕只要两个法子,一是申明道路方案不法或者不是为了公家好处, 而是申明道路方案缺乏合理性。 若是说道路是一条亏本性公路,好比是什么高速公路什么的,那么就不克不及征用地盘了。 别的,若是找到证据证明这一个道路方案是所有备选方案中成本最大的一个,或者还有成本 更小的方案的话,也能够推翻这一个方案。 若是以上的两个法子行欠亨,列位业主生怕就只要多争取当局的弥补了。 传闻你们曾经请了律师,相信律师会给你们供给更好的方案。 ======================================== 网友答复: 南坪快速路是一条深圳市当局作为投资人投资,委托深圳高速公路股份无限公司投标、修 建、运营、办理的收费公路,其性质是一条贸易性公路,并不是免费的市政公路,ZF完全没 有法令根据强征合法小区用地。 ======================================== 若是南坪快速路能够从丰泽湖小区横穿而过,那当前只需当局情愿,任何路都能够随便从任 何小区横贯而过,这既是丰泽湖人,也该当是全深圳人所忧愁的!

  (亲子教育)(汽车频道)

  (旅游频道)(家居装修)

  (会员商家)83680534(新媒体)

  (二级目次、手艺合作)传线分享到:

  泄露或作其他用处) 。

  我晓得了去绑定手机

本文链接:http://inkcreativ.com/ry/434/